苏美尔语中代表动物的符号形似其生殖器

楔形文字中代表雌性和雄性动物的符号在形象上的互补性,表明这些符号的发明并不是随意确定的。《远古记事簿》(Archaic Bookkeeping)的作者将动物分类整理的方式与我不同,因为他们在写作这本书的时候,显然还没有意识到这些符号的互补关系,116页上的描述证实了这一点:“符号形状抽象且随意,与其代表的事物之间没有任何可理解的的关系,例如,圆形和十字形的组合代表‘小牛犊’。”圆形和十字的组合形成的是靶心,即可以瞄准的目标。性学家阿尔弗雷德·金赛(Alfred Kinsey)的研究表明,小牛犊正是适合早期雄性人类所垂涎的目标。根据金赛的数据(非常详尽),17%在农场里长大的男性承认自己曾经与农场动物发生过性关系。(我的丈夫开玩笑说其他83%的男性都在撒谎……)

但是,在《远古记事簿》(Archaic Bookkeeping)一书的第89页, 有如下插图:

也许是因为该书有四位作者,他们的意见并没有统一。

表意符号。用来指代名为AMAR的动物的性别符号分别是KUR和SAL,很有可能是代表雌雄二者的性器官;符号GA代表的是“奶”罐。

GU4: 指代阉割或未阉割过的公牛(符号形象刻画了带牛角的牛头)

AB2: 母牛(符号形象刻画了尖角向下的母牛头)

AMAR: 小牛(不带牛角的小牛头)

KUR+AMAR: 小公牛

SAL+AMAR: 小母牛

AB2GA: 奶牛

AMAR GA: 哺乳期小牛

这些符号真的是随意的吗?

如果代表雌性和雄性动物的楔形文字在形状上如此贴合互补,语言学家们怎么能说它们是随意创造的呢?

雄性          雌性

公绵羊         母绵羊

公羊羔         母羊羔

公山羊         母山羊

小男孩         小女孩

也许把符号转个方向更好理解……如红色箭头所指,符号中包含阴道(专家认证!)和腿的形状。

以上符号摘自《远古记事簿》(Archaic Bookkeeping)一书,作者为Hans J. Nissen,Peter Damerow,以及Robert K. Englund,译者为Paul Larsen。

Posted in

Maggie Li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