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始使用包容性语言

如果我们想要帮助消除偏见的话,就需要改变我们的语言,包括不再用“黑色”和“黑暗”来指代“不好”。

在英文中,可以使用“extortion-敲诈”来代替“blackmail-黑邮件/勒索敲诈”(后者的发音与“black male-黑人男性”同音异意,这样的贬低是不应该发生的);可以轻而易举地用“illegal commerce-非法经商”代替“black market-黑市”;可以用“renegade-变节者”代替“black sheep-害群之马”表达同样的意思。

Bethany Brown(美国演员)讨论“错误的二分法”

 

Angelina Spicer(美国演员)呼吁,“让我们共同努力!”#改变语言改变思维

作为一名语言研究者,当我发现在中国文化里“黑”的概念也同样是贬义的时候(我在中国生活过两年,学习中文有十年了),就开始怀疑这是不是普遍的语言学现象。我们不应该再使用诸如“dark side-阴暗面”,“shrow some shade-盖上阴影,即公开蔑视或批评”这样与“黑”相关的陈词滥调。为什么从最开始的积极表达“made in the shade-无忧无虑”演变成了“throw shade-公开蔑视或批评”?能够保护我们的“shade-阴凉”,现在成为了贬义的怀疑对象,是因为它暗含的颜色指代吗?

 

感谢您帮助我在下面的请愿书上签名,促使WaPo停止使用“民主会在黑暗中死亡”这样的表达,因为我们迫切地需要开始使用具有包容性的语言:

http://www.Change.org/DarkIsGood

现在我们正溺亡于“白色特权”之中。WaPo: 改变你的宣传标语!

感谢您帮助我在下面的请愿书上签名,促使警方停止使用白色的背景前黑色侧影的方式代表嫌疑犯的行为:

www.Change.org/ChangePoliceTargets

 

获得艾美奖提名的《神经马龙》中Stevie的扮演者Diallo Riddle鼓励大家使用包容性语言。不再使用“white lie-善意的谎言”这种表达,因为那什么颜色代表的是常规的谎言呢?

 

 

不再使用“find the dirt-找泥土”来指代“找茬/揭露某人不好之事”。这些都是“guano-海鸟粪”(白色的粪便,因为如果你本来想要表达“bullshit-牛粪,即狗屁”的概念的话,那么“white shit-白色粪便”代替再合适不过了,因为我们的社会环境中充满了白人精英阶层的狗屁胡话。)

 

下意识的偏见泛滥而猖獗,现在就是我们可以通过改变语言来改变感知的时候。我们已经成功将其用在了性别歧视的反抗当中!“Secretaries-秘书”现在称作“admins-行政助理”,“charimen-主席”现在去除了有性别指代的“men”,而只保留“chairs”,“stewardesses”现在称作“flight attendants-空乘人员”。

 

意识到我们行使偏见的频繁程度,对于重新设置我们大脑的思维联结方式而言,至关重要。我们应该将“fair-公平的/皮肤白皙的”替换成“equitable-公平公正的”,因为暗示“公平”只存在于“皮肤白皙”的人群的权限内,也会加深且维系偏见。

 

Dylan Ennis是加拿大-牙买加籍专业篮球运动员,他表示希望人们使用语言的方式能够避免传达消极的隐含意义。

 

 

视觉的波谱并不能代表道德准则,我们应该制止将二者联系起来的行为。如果我们不希望再看到人们因为肤色原因而死于强权和暴力的话,就需要改变我们的语言表达方式。人类长久以来的生存策略就是不断地进化,而现在就是我们思维进化的好时机。

#黑色很美#暗色很美#黑色不代表不好#暗色不代表不好#不再用暗色指代贬义#不再用黑色指代贬义#改变语言改变思维#如何使用语言很重要#黑人的命也命

 

请认真思考一下,我们下意识的遣词造句对于大脑思维产生的影响,而这种偏见是如此的深入彻底,以至于带有“shade-阴凉”的原本积极的短语“made in the shade-无忧无虑”都演变成了带有暴力色彩的“throw some shade-公开蔑视或批评”。这让我们不得不发问,阴凉明明可以保护我们,为什么是坏的呢?难道如今“黑色”的概念已经给人们的感官带来如此的不适,使得本来能够保护我们的事物仅仅因为其颜色的阴暗而变得可疑而消极?这让我想起“semen/精液”的概念被提升的语言现象(例如,“seminal/具有重大意义的”,“seminar/研讨会”,“seminary/神学院”),而女性的体液则被贬低:“You’re milking that/得寸进尺”,“You suck!/你烂透了!”我不禁要问,每个人婴儿时期都是会“suck”吮吸乳汁的,为什么这个动词也会带上贬义呢?因为这个概念属于女性的场域。在以上两个例子中,我们已知的带有积极含义的意象——阴凉和乳汁——仅仅因为其颜色和产生源头便被丑化诋毁了。当我们发现这样的相似性的时候,就应该意识到这不是偶然。只有改变语言,其他改变才会跟着发生。只有改变语言,因为肤色而产生的内战的场景才不会一次又一次地发生。我们需要重新组织自己的大脑思维。

 

Jewell Loyd,美国国家男子篮球队三届冠军得主,认为包容性语言是领导者的语言。

 

 

 

 

职业摔跤手RJ City说,“其他的词汇多的是……让我们找到新的,更好的词汇。”他建议用“I got schmecklicked”,代替“blackmail-黑邮件/勒索敲诈”。

 

 

Jewelle Blackman谈论语言中的偏见

 

 

Frangelais说,“我们是你的后援(back up)’,也是你的黑援(black up)!”

 

 

Deidre Lovejoy认为人们应该停止对“黑暗和黑色”的贬低行为……

Posted in

Jennifer Ball

Leave a Comment